头条新闻 

還是逼着自身要帮它冼澡

那么脏回家,尽管不愿理,但也必须理睬它,還是逼着自身要帮它冼澡,而二哈冼澡的那时候,很费衣服架,由于得用衣服架将它给限定着,能够安心帮它洗好澡,否则,本质就很怕帮洗。 像它那么脏的人体,假如无需衣服架操纵着,一会儿帮它冼澡,它会乱...[查看全文]

杀虫剂 当前位置 :主页 > 杀虫剂 >

隐性加班也成了晚睡的原因:几点睡

* 来源 :http://www.fsociety.com.cn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20-05-22 18:02 * 浏览 :

“马克思在研究资本论的时候首先从时间着手指出,资本通过延长劳动时间来增加剩余价值,但一直延长时间,劳动者受不了,所以变成8小时工作制。而现代资本力量内在的强大性在于工作具有延续性,不仅‘剥削’在场的人,也‘剥削’不在场的人———

从企业层面出发,应该在8小时内增加学习、研讨、创新时间,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让员工的时间被操作占满,其他的挤压到8小时之外。只有作出调整,企业才能从根本上提高劳动生产率,才会有更快发展。

同济大学社会学教授、科学发展研究所所长郭强向记者表示,现代白领工作的范围、内容、创新使得工作不仅仅局限在物理的8小时内,在8小时外,人们还是在想怎么把工作做得更好。

“已经很困却舍不得睡”在评论区激发了网友们的广泛共鸣。“就三个字:不甘心。”“感觉时间太少,不想给今天画句号。”“这就跟放假累得半死也要出去旅游而不是在家补觉是一个道理,总觉得睡觉就像在浪费时间。”

“一般人理解,会觉得一定要生理需要满足了,再有其他更高层次的需求,是一个金字塔形的需求模式,其实不是的。”张教授解释道,每种层次的需求同时存在,只不过是某种需求的强度是当下最强的,它就是你当下行为的主导驱力。晚睡强迫症其实就是人们对于更高层次“归属”的强烈需求导致的。

华东师范大学心理学教授张麒表示,人在时间分配当中,总是紧要的事情放在前,以当下最强的需求为驱动力。对于上班族来说,随着工作压力增加,渴望私人休闲时间的驱动力是非常强的。

从社会层面来讲,我们应该慢下来,以幸福作为社会发展的取向,这样大家生活得会更自然、快乐一些。

也有网友表示自己有“晚睡强迫症”,即使困了也不想睡,总是忍不住打开手机不停刷新。“睡前几个小时是自己唯一的一点私人时间,如果想多要一点私人时间,只能压缩睡觉时间。”

他表示,这8小时之外的就是虚拟工作时间。虚拟工作时间既压缩了休闲时间,也压缩了睡眠时间。

另一方面,如今网络上的娱乐和社交融为一体,关乎一个人朋友圈,他可以借此了解别人的动向,一天生活当中发生的事情等等。

上班族回家之后依然受‘剥削’。”那么上班族该怎么平衡私人时间、睡眠时间、工作时间?

在本报官网此项调查评论区内,网友纷纷吐槽自己的入睡时间无奈变晚。“平时晚上八九点才下班,再坐一个小时公车,回到家吃晚饭时已经是晚上10时许,洗完澡,收拾一下,就是晚上11时许了,12点睡觉已经算早的了。”

郭教授表示从个人层面出发,首先要学会让时间回到物理时间上去,不要把社会快速发展的制度感和工作紧张的节奏感拿到生活中来。

张教授指出,按照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,睡眠属于基础的生理需求,休闲、娱乐、社交属于“归属”层次的需求,而高层次的需求通常稳定性较强。

除了下班晚,隐性加班也成了晚睡的原因:“几点睡,需要看老板。”

一方面,中高层的白领白天承担很大压力,从紧张的脑力工作状态直接切换到倒头睡觉难以适应,所以他们要通过游戏活动让自己的神经放松下来。

张教授建议,如果要从心态上调整晚睡强迫症,可以在睡前给自己“这一天已经完成了,应该放空一下”的带有仪式感的暗示,抵御碎片式娱乐社交的诱惑。

上一篇:脱贫攻坚首战告捷 下一篇:没有了